美国正式宣布重返月球:这次玩儿真的?
  • 晨风
  • |
  • 2017年10月07日 09:20
  • 0
  • A|A

美国人民对于月球总是抱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这是有很好理由的——毕竟美国人的国旗和他们当年登月宇航员的脚印到现在还留在月面上。

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执行的阿波罗登月计划是人类航天的巅峰之作,很好地向我们证明了,如果一个国家下定决心要做成一件事,那将爆发出怎样伟大的力量。

但与此同时,那些记忆也在不断提醒着我们——我们将我们那些最伟大的历史完全的抛弃了——阿波罗计划之后,我们没有在月面上建立起任何的前进基地,从而可以不断测试新技术,以便在未来不断拓展深空探测的疆域,我们几乎什么都没有做,因为美国国家的注意力转移了。

现在,情况则似乎开始出现了峰回路转,相关的线索早已有之。

今年2月份,美国航空航天局代理局长罗伯特·莱特福德(Robert Lightfoot)在一份发送给航空航天局雇员的备忘录中暗示,将使用美国最新研制的重型运载火箭和载人飞船在2018年进行首次发射,并且他强烈支持第一次飞行中就搭载宇航员。

更加令人期待的是,这一飞行任务的目的地将不是传统的低地球轨道,而是月球轨道——2018年刚好是阿波罗8号飞船实现人类宇航员首次进入月球轨道飞行的壮举之后整整50周年。

美国正式宣布重返月球:这次玩儿真的?

近日,一条重磅消息最终落地:特朗普政府的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明确表示,特朗普政府将指令美国航空航天局将宇航员送上月球,并建立永久性月球基地。

这一消息很快在整个航天业界引发强烈地震。

这里说到的重型火箭就是大名鼎鼎的“太空发射系统”(SLS),从2004年以来一直处于进展缓慢的研发过程中;而提到的载人飞船则是美国最新的“猎户座”载人飞船,它本质上有点像是升级放大版本的阿波罗飞船。

根据目前的计划,新型飞船的首次飞行,也就是所谓的“探索任务一号”(EM-1)将会安排为无人飞行,时间定在2018年年内。

按计划,飞船在升空后将飞行大约三周时间并进入围绕月球飞行的轨道并最终返回地球。

这一飞行任务的目的是证明各项技术系统与硬件在执行这一级别深空飞行任务时的可靠性。

“探索任务二号”(EM-2)则计划安排在EM-1计划后3~5年,届时飞船将首次搭载宇航员,而飞行路线则基本重复EM-1任务。

但莱特福德,这位美国航空航天局马歇尔空间飞行中心的前负责人却希望采取更加激进的做法。

在他令人意外的备忘录中,他写道,自己希望能够评估“在EM-1飞行任务中搭载宇航员的可能性”。

他说:“我知道我的建议背后所蕴藏的风险,比如在技术可行性评估方面的风险,或许我们会需要额外的更多资源,并且很显然一旦加入这些额外的工作也就意味着需要更改发射日期。但即便如此,我仍然希望了解,在加速我们飞船首次载人飞行的时间安排上有无任何可能性,以及为了迈出拓展人类深空疆界的第一步,我们将可能需要付出何种代价。”

当莱特福德提到他们所面对的挑战时,他是严肃的。这是因为自从1972年的阿波罗17号计划以后,美国还从未将宇航员送出过低地球轨道,而在2011年航天飞机推移以后,美国航空航天局甚至暂时失去了依靠自身能量将宇航员送入太空的能力。

但美国“太空发射系统”以及猎户座飞船的研制进展缓慢背后的主要原因却并非技术困难,尽管这方面应该也占到了一定比例。

但更多的困难仍然是来自于政治和官僚层面。

美国正式宣布重返月球:这次玩儿真的?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发表演讲,正式宣布特朗普政府将支持美国航空航天局将宇航员再次送上月球并建立永久性月球基地

由于美国政府更迭带来的政策朝令夕改,美国航空航天局经历了13年的无所适从。

最早还是在小布什政府时期,美国航空航天局被要求开发新型运载火箭和载人飞船并设定了重返月球并飞向更加遥远深空的宏伟目标。

奥巴马时代将小布什的计划彻底一笔勾销,但在一些对航天产业依赖性比较强的州(比如佛罗里达,亚拉巴马以及德克萨斯等州)的大声抗议之下,他很快又更改了自己的主张,恢复了对猎户座飞船以及“太空发射系统”研制的资金支持。

但重返月球的计划却并没有被奥巴马政府再次提起,而是提出了全新的设想,要求美国航空航天局在2020年代将宇航员送往一颗小行星,并在2030年代将宇航员送上火星表面。

现在,特朗普政府再次改弦更张了。就在不久之前,特朗普总统表达了自己对于一个强大的载人航天项目的极大兴趣,他的政府里还有一批核心人物是重返月球计划的积极支持者。

从这次的最新消息来看,特朗普政府似乎是将政策方向又带回了当年的小布什时代。

莱特福德一直在马歇尔空间飞行中心工作,那里是德国火箭专家冯·布劳恩设计人类历史上最强大的火箭“土星五号”的地方。因此马歇尔中心一直有一项传统观点,那就是支持使用美国航空航天局研制的硬件开展深空探测,而不是依赖SpaceX等私营企业来实现这一点。

尽管目前他只是代理局长一职,但直到正式人选宣布之前,他可以先帮助确定美国航空航天局未来的发展方向。

但估计按照现在美国国内私营航天企业风头正劲的趋势,加上特朗普的商人属性,以马歇尔中心为代表的一批传统保守派观点未必能在特朗普政府中占到优势。

白宫对于重返月球的设想很显然持积极态度,在特朗普总统看来,很显然月球计划有助于帮助他的政府扩大就业。

这项计划的受益者不仅是那些大型工业承包商,比如负责研制“太空发射系统”的波音公司,以及主要负责研制猎户座载人飞船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还有大量遍布全国各地的技术与设备供应商。当年的阿波罗计划带动了超过40万人就业,从流水线上的工人到三位登月的宇航员,他们都是实现人类首次地外天体登陆的功臣,同时也是这项超级项目的受益者。

美国航空航天局要想用美国本土研制的飞船将美国宇航员送入太空所面临的困难不仅仅是永远在变化的目标,它还必须想办法搞到足够的钱来做这件事。

美国航空航天局目前的年度预算大约是180亿美元,而考虑通胀因素之后,可以计算出美国航空航天局在上世纪60年代得到的年度预算大致相当于今天的600亿美元。

从航空航天局预算占联邦总预算资金比例来看,在美苏冷战高峰时期,美国航空航天局获得的预算占到联邦年度总预算支出的大约4%,而今天这一比例不足0.4%。

在如此捉襟见肘的困境下,美国航空航天局不得不在过去的13年里艰难地维持着SLS和猎户座飞船的研发工作。

在1961年到1974年的13年“黄金时期”,美国航空航天局开发并执行了水星、双子座以及阿波罗三型载人飞船,并且都取得了巨大成功,同时还执行了6次成功地载人登月,建造了美国历史上第一座空间站“天空实验室”(Skylab)。

如果此次美国航空航天局果真能够得到来自政府的支持,在2018年将宇航员送入月球轨道飞行,那么这将不仅仅是重复他们在半个世纪前就已经做过的事情,而是会有更多新的任务要去完成。

比如说,未来要把人类宇航员送往火星,而在那之前我们必然会有大量的全新研制的硬件和技术是需要进行测试的,包括表面居住仓,加压漫游车以及燃料和水的本地制造等等。只有等到所有这些技术都成熟之后,我们才能真正有把握让宇航员飞往火星。

在这样的情况下,月球就是我们验证这些新技术可行性的最理想的实验室——我们可以将这些新技术先在月球基地中进行测试,即便出现故障或失败,由于月球很近,地球上的控制中心可以在3天内就展开有效的救援行动,这种问题如果发生在遥远的火星上,那问题可就严重了,要想飞往火星,最快单程也要8个月左右。

但至少从特朗普执政至今的表现来看,这位总统是非常喜欢出尔反尔的,今天说的话或许明天就会改口。如果要说混乱的话,上世纪60年代美苏冷战期间的混乱和紧张程度可是要比现在高得多了,但当时历经4个总统任期,6届国会,都持续地对美国的各项太空计划进行了积极地支持。

或许,这一次, 美国真的能够重返月球?他究竟要如何实现这一宏伟夙愿?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出处:新浪科技

收藏

查看全部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