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物界限日渐模糊:人类最终会进化成这样
  • 叶子
  • |
  • 2017年10月27日 11:24
  • 0
  • A|A

在今天的大多数儿童变老之前,生物增强技术或许便会成为人类社会的基本特征。私人订制的药物可以让我们精准有效地修改自己的身体或思想,副作用也比当今的药物少得多。新的脑机接口可增强记忆力和认知能力,提升感官性能,实现对半智能装备的直接操控。基因和表观遗传学修改技术可改变我们的外观和技能,还能对情绪、创造性和社交能力等无形特征进行调整。

这些设想是否会令你感到不安?上述“自我编辑”技术的潜在风险之一便是,人与物之间的界限会渐趋模糊。原因很简单:生物增强技术是一类产品。它们需要不断发展的机器、化学物质、工具和技术作为支撑。几年之后,这些产品就会过时,也许会被放在公开市场上出售。有些产品的性能更加优良,价格也更贵。还有些产品就像汽车和珠宝一样,会为人们带来程度不同的尊贵感。

但我们若不注意,就会忽略这些“产品”正在扭曲人类“自我”的关键要素。如果不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就会滑入一种错误的思维模式,将人降格为个人所有特征的总和。我们将忽略个人的内在价值与尊严,把他人物化,当作汽车一般进行比较。

“去人性化”并不是一个新命题,战争、殖民和奴隶制都是剥夺人性的产物。但近几十年来,消费资本主义不断加剧,人们比较和增加自身成就的需求愈加强烈,这些压力正不断定义着发达国家人们的生活。广告、娱乐和社交媒体鼓励人们变得更瘦、更出色、更聪明、更酷炫——换句话说,鼓励我们永远不满足于自身形象和拥有的事物。

如果在今后几十年中,人类的生物增强技术变得更加普遍,这些趋势无疑也将随之加剧。人们可能会随口说出“自我升级”或“给自己选了个更好的模型”这样的话。你可能不会说:“萨拉移植了新的大脑,但对它的表现不太满意。”而是会说:“萨拉的升级挺不错的,但你有没有注意到,爱丽丝还是比她强得多?”

任何说这种话的人都已经跨过了一条无形、但极为关键的界限:他们谈论人类的口吻,就好像他们是可以被个人所有的商品,能够被人随意评判、衡量和交易。按照这种观点,人类就变成了一种类似于软件或操作系统的“平台”,可以随心所以地增强、改造或操控其表现。个人特质变成了“产品特征”,经努力习得的技能和才华变成了“资产”,经历的艰难困厄变成了“不利条件”。对抗这种趋势的蔓延、阻止将人类物化、采取有效的“再人性化”举措,将成为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道德挑战之一。

那我们该怎么做呢?首先,你需要接受并传扬维护人类尊严的个人信条,杜绝任何将个人视作“特征或成就集合”的思维模式。要提醒自己,你不等同于所谓的“表现档案”,你的价值也不在于某些特定能力,而是取决于你的全部人格。不要有“给自己打分”的想法,就算别人能量化你的能力、表现或智力,你作为人的价值永远不能用评分表来衡量。

其次,不断严格评估你已经做出的增强行为。你的日常活动越依赖各类设备,就越难想象另一种生活模式。例如,虽然我们已经意识到了智能手机对自身注意力和情绪的不良影响,但使用时间依然有增无减。一旦各种复杂的生物增强材料与化学物质成为了人体的一部分,“退出”就变得愈加困难;而假如人人都在“升级”,选择置身事外更是难上加难。简而言之,我们需要想象这样一种极端情况:假如人类日常生活中一些最基本的设备和习惯暂时变得不可用,我们就需要“摸着石头过河”,小心翼翼地碰触自己习惯的生活边界。

最后,即使要进行自我增强,也应只是锦上添花,而非为了争名逐利、赢取功名。在决定做何种修改时,首先扪心自问:“这可以让我实现什么原本做不到的事情?”但接下来这个问题也许更胜一筹:“这种新能力将如何提高我的总体生活质量?”有些人可能嘲笑你是固步自封、拒绝进步的浪漫主义者。

但你有着充分的理由:这能够帮助你关注真正能提高生活质量的事物,而不只是增强存在感;还能教你从这一角度评估每次修改行为的优劣之处。你也许应问问自己这些问题:最让我感到充实的活动有哪些?我最想拥有怎样的友谊?我想如何与这些朋友打发时光?我认为最有意义的工作是什么?我在生活中留出了多少安静独处的空间?

身而为人,我们远不止“会利用外界工具满足自身需求的有机体”这么简单。这些工具和技术也属于我们的一部分,因此我们必须慎重选择使用内容和使用方式。人与物之间的界限正日渐模糊,这已成为了一个广泛存在、且难以避免的社会特征。但生物增强技术的发展已将这一现象提到了另一高度。若要遏制这一趋势,我们就要从今天开始反省自身,并持续做出能够保障人类生机与创造力的选择与创新活动。这也许才是“增强”的真正意义所在。

与物界限日渐模糊:人类最终会进化成这样


文章出处:新浪科技

收藏

查看全部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