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第一次创业 居然是电影院门口“算命”
  • 随心
  • |
  • 2017年11月13日 15:08
  • 0
  • A|A

上个月,360创始人兼CEO周鸿祎推出个人自传,取名《颠覆者》,完整记录了他从幼年时代开始,直到今天四十余年的成长历程。

这本书中提到,周鸿祎的第一次“创业”经历,居然是用计算机帮人“科学算命”,而这次创业经历,始于老周刚进大学就与同学打架,最终导致五十多块的生活费和路费被抢空。

因为五十多元钱是周鸿祎当时的全部家当,又不敢告诉父母,于是人生第一次开始认真考虑怎么挣钱的事儿,最终他选择了用计算机帮人“科学算命”。

他半个小时就编出了一个计算周期的小程序。还买了一本公历和农历日期的转换书,为人们提供现场查询服务。

周鸿祎第一次创业 居然是电影院门口“算命”

视频地址:点此

以下是片段摘选:

第一个暑假刚刚结束,有一天,一个同学慌慌张张地跑来对我说:“周鸿祎,你要被交大开除了!”

一瞬间,真是晴天霹雳。西安交通大学的教改班此刻还没有正式开课,一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信号从空气中传来。

果不其然,原来是西安交大少年班的一个同学把和我打架的事情上报给学校了,学校决定处置我。是的,刚进大学我就打架了。

我进大学是1988年5月,那是一段轻松的小学期生活。此时全国高考还未进行,我们在西安交大上的是教改班的预科课程。这段时间没有考试,大家只是学习一些基础的介绍性课程。

1988年5月,高考还未举行我已经进入大学没有什么事儿,又没有什么学习压力,我喜欢路见不平就伸手伸张正义的特点又开始蠢蠢欲动了。也许从郑州九中上学时开始,我就不知不觉发展出了一种人生观,我认为“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是一种情怀。我梦想着自己是正义的化身,能够为别人排忧解难。

和我打架的人是西安交大87级少年班的一个小同学。所谓少年班,就是很小的年龄就考上大学的孩子。他虽比我高一级,但比我小三岁,经常来我们宿舍串门,然后找他的一位老乡混吃混喝。他有一个特点,来找人从来都是让别人出钱请他吃饭,自己分文不掏。

慢慢地,这位同学喜欢混吃骗喝的名声在班里扩散开来,大家都很不满,抱怨的声音开始在班里此起彼伏。80年代的大学生都很朴素,所有的钱都在月初换成粮票和钱票,每个月饭票的总数是固定的。一旦提前花完,后半个月就苦不堪言。

这个时候,我内心的“正义之声”显灵了,我想,我必须站出来警告一下这个贪婪的人,让大家免于月底受苦的处境。

我带上了我的防身武器——双节棍,去寻找目标了。我高中时练过一段时间的双节棍,这家伙用起来很有技巧,虽然它看起来不起眼,但是一旦抡起来力量特大,抡不好就经常会抡到自己。我练了很长时间才学会如何不伤着自己。后来,双节棍就成了我的防身武器,走到哪里我都带着。我希望伸张正义的时刻,这双节棍该派上用场了。

这一次,我去少年班的宿舍找到了当事人,用双节棍中的一节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并警告他不要再继续骗吃骗喝。

这所谓除暴安良的行为幼稚到了极点。因为无论是被蹭饭的同学还是去蹭饭的同学和我都不熟,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更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今天想来,我所有的正义行为更多的是沉浸在自己假想的世界里,而所有的人可能也会如此看待我的行为。

而战事一旦引爆,就没完没了。江湖里的恩怨势必是往来反复。这个小同学高高瘦瘦,戴着一副小眼镜,长着鹰钩鼻子,看上去普普通通,甚至有几分斯文。但他也并非等闲之辈,在江湖里有一群救兵,注定不会对我这一棒子忍气吞声。

有一天,报复如期而至了。那天我正在宿舍休息,一群“江湖人士”如蝗虫一般涌来,踢开宿舍的门,揪住我的头就是一顿打。地上正好有些喝剩的啤酒瓶,全被他们抄起来当成武器。他们抄起啤酒瓶子就在我头上开了两个。砰砰两声,玻璃哗哗散落一地。我看不清也感觉不到几双手在同时抓着我,拿着我的头往墙上撞。有人抄起了地上的碎玻璃在我的腰间划了一下,鲜红的血汩汩地涌了出来。

此时我疼得乱叫,根本顾不上江湖风范了,连连道歉求饶。“蝗虫们”要求我拿出一条烟向他们请罪,然后才轰然离去。我虚弱地靠在墙上,面对眼前的一片狼藉:墨绿的玻璃碴子散了一地,鲜红的血迹染红了水泥地。墙边是第二天我要带走的行李。

那一天,是第一个小学期结束的日子,我打算第二天回郑州过暑假。而经过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洗劫,我辛辛苦苦存的五十多元生活费和路费被这帮人抢空了。而我呢,脑袋开花了,腰间挂彩了,一个玉树临风的大学生形象在瞬间彻底崩塌了。

我被送进校医院缝了好几针,脑袋一直疼着,晕晕乎乎地回到了郑州。被打了事小,被抢了五十多元钱事大,那可是我的全部家当。这种事儿我是不敢告诉父母的,只能想办法自己解决。

我回到了家里,心里一直琢磨着无论如何得把我的损失给挣回来。这就是我开始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商业活动的原因。人生第一次,我开始认真考虑怎么挣钱的事儿。

当时我的高中同学已经高考完了,我挨个儿地把他们用过的高考参考书要了过来,一共收集了一百多本,准备用摆地摊的方式卖掉。当时正是高二同学的暑假补习班开始的时候,校门口的参考书精准地符合用户需求。这些参考书马上受到了追捧。没有费劲,所有的参考书我全卖掉了,立刻弥补了所有的经济损失。

我并没有满足于这个简单的商业模式。其实,在第一次练摊儿的过程中,我依然在不断地观察、发现和揣摩着新的可能。很快卖完参考书之后,我已经对另一个生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用计算机进行科学算命。

原来,我去练摊儿的路上每天会路过一个集市,经常看见有位大叔在用一个便携式电脑在帮助人们进行所谓的科学算命。我凑上前去仔细观察过,发现他用的是一个有点像今天的POS机一样的便携式电脑,就是一个超级计算器里面卡着一些卷纸。原来他是在帮大家算心理周期、智力周期和体力周期。通过他的计算,人们就知道自己的智力什么时候处于高峰值期,什么时候处于低峰值期。人们什么时候情绪好,什么时候情绪糟。大叔算一次收一元钱,生意很不错。我顿时眼前一亮,心想这事不难,我也可以干。

回到家,我立刻开始行动。我把自己的电脑拿出来,半个小时就编出了一个计算周期的小程序。然后,我去买了一本公历和农历日期的转换书,以便给人们提供日期查询。我想,肯定有的人只知道自己的农历生日,不知道自己的公历生日,但我不能因为这个就失去了一单生意。我要为人们提供现场查询服务,人们就不会走掉了。

周密地想好了一切,我就开始做生意了。我带着一张便携式折叠桌,叫了两个同学帮我在一个电影院门口放置好设备,在一张纸上用蓝黑色的钢笔水写上“科学算命”四个大字。

新的商业模式就这样神速启动了。

收藏

查看全部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