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史上第一次换头!那我还是我吗?
  • 纪光伟
  • |
  • 2017年11月23日 14:51
  • 0
  • A|A

说到“换头”,大家首先会想到《西游记》里会七十二变的孙悟空,但如今这样的事在现实生活中发生了。

人类史上第一次换头!那我还是我吗?

近日,意大利神经学家卡纳韦罗宣布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已经在遗体上成功实施,手术地点在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

“换头术”手术是在哈尔滨医科大学任晓平教授的指导下完成的,总共持续了18个小时。他还曾在2016年成功进行了猴子换头手术。

人类史上第一次换头!那我还是我吗?

“换头术”在国内外都引发了广泛关注,到底什么是“换头术”,这种手术真的能实现吗?还只是个噱头?我们一起寻找答案。

人类史上第一次换头!那我还是我吗?

“换头术”究竟是什么“手术”?

“换头术”就是把病人的头移植至新身体上,使其“重获新身”的手术。

做“换头术”手术,首先要寻找一个匹配的身体:身体构造、性别、血型和组织相匹配。

第二,冷却A身体:将A身体冷却至12度左右。

第三,分离头部与身体:使用锋利的刀片同时分离A和B的头部与身体,然后将A的头部与B的身体对接。

第四,低温,分离和连接过程不能超过一个小时。

第五,脊髓融合:使用促融剂。

第六,重建椎动脉,随后连接器官、食道、迷走神经、肌肉和皮肤。

人类史上第一次换头!那我还是我吗?

“换头术”靠谱吗?还是噱头?

任晓平教授团队完成的是人类第一例头移植外科手术的实验模型,但并没有做“换头术”。

“换头术”和头移植都应该是针对活人进行的,任教授团队做的是尸体手术,应属于实验,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换头”手术。

人类史上第一次换头!那我还是我吗?

其实,关于“换头术”的炒作已经持续了几年,人类目前除了大脑以外,几乎所有的器官都可以通过移植手术进行置换,甚至通过人工器官来替代。因此,实现人体的头颅移植,是人类的终极梦想。

2016年,意大利神经外科医生卡纳韦罗宣布,在2017年底为一位自幼患有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俄罗斯计算机工程师瓦雷里·多诺夫进行“换头术”。

然而,今年上半年,多诺夫突然改变主意,表示不会做“换头术”,而是采取传统疗法改善自己的肌肉萎缩症状。

人类史上第一次换头!那我还是我吗?

因此,到目前为止,“换头术”只是停留在动物实验或尸体研究上。在动物实验中,也并没有长期存活的例子,说明这项技术并不成熟。

换头术还谈不上是一次医学技术的突破,只能是一次尝试。

从两次消息的报道源头(都是国外首先报道的)来看,说明还是有博取公众眼球的成分,这种夸张的态度是不可取的。

“换头术”还面临哪些难题?

“换头术”尽管在动物实验上取得了初步的成功,但还面临着许多的问题。

人类史上第一次换头!那我还是我吗?

神经的修复和再生问题

“换头术”的技术难点主要在于神经的修复和再生问题。人体的头部和躯体的连接主要是通过颈椎和颈椎里面包含的脊髓,脊髓是由成千上万个神经细胞和神经纤维构成的。

在临床上,经常会对离断的肢体神经进行吻合,但手术后的功能恢复并不满意。要么是没有功能,要么是出现神经瘤。因此,神经的修复和再生问题一直是困扰临床医生的问题。

人类史上第一次换头!那我还是我吗?

“换头术”的脊髓修复和连接要求比肢体的神经吻合要难得多,如何在直径不到2厘米的脊椎里面,完成众多的神经纤维和细胞的吻合,是保证手术成功的关键。

尽管卡纳韦罗提出用粘合剂聚乙二醇(PEG)来连接两截断裂的脊髓神经,已经解决了这一问题,但实际效果还有待于验证,目前在人体身上还没有一例报道。

人类史上第一次换头!那我还是我吗?

因此,在神经修复和再生问题没有解决之前,“换头术”是难以成功的。

大脑出血问题

人体大脑对缺血、缺氧非常敏感,当大脑缺血4~6分钟,就会发生不可逆的损害。

“换头术”预计需要36个小时才能完成,这么长的手术时间如何度过缺血、缺氧关,是对科学家们的考验。

尽管科学家们发明了最新先进的医疗设备,能把准备换头的头部血液循环的温度降抵到10摄氏度以下,但也只能把缺血的时间延长到一个小时。

人类史上第一次换头!那我还是我吗?

术后功能恢复

术后患者将在4个月时间内实行人工诱导昏迷,这么长的时间对病人身体功能的影响是巨大的,可能会导致人体的器官、组织的功能障碍和废用性萎缩。

人类史上第一次换头!那我还是我吗?

尽管在这段时间内,医生会刺激患者脊髓神经再连接并恢复功能,但不能完全解决这样的问题。目前在动物身上都没有长期存活的报道,“换头术”实施后能否达到这样的效果,值得怀疑?

伦理和法律问题

如果“换头术”取得了成功,这个移植体究竟属于谁?是属于头部的提供者,还是躯体的提供者?

人类史上第一次换头!那我还是我吗?

大部分人认为,人体由大脑主宰,应该属于头部的提供者。还有的人认为躯体提供者提供的是主要移植物,应属于躯体提供者。因此,这个移植体究竟应该回归哪个家庭?值得探讨。这个问题不解决好,可能会出现法律和伦理学的纠纷。

人类史上第一次换头!那我还是我吗?

最终用到活体中能不能实现?

长期以来,“换头术”是医学科学家们的梦想,一直深深吸引着许多研究者。但上述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前,“换头术”是不可能成功的。即便是做了换头术,也只会是科学的小白鼠。

人类史上第一次换头!那我还是我吗?

不过,中外医学专家这种勇于探索的精神是值得钦佩的,科学是严谨的,需要用严谨地科学态度对待科学研究。


文章出处:科普中国

收藏

查看全部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