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的OOXX竟然如此残暴:三观已毁
  • 利维坦
  • |
  • 2017年11月30日 00:27
  • 0
  • A|A

要说企鹅“耍流氓”其实还是我们人类给扣的帽子——毕竟,生物界的性行为千奇百怪,除了大家熟知的吃掉配偶的螳螂,暴力交配也很普遍,比如海獭。

雄性海獭交配时会抓住雌性海獭,然后狠狠咬住对方的鼻子,通常会导致严重的伤害,甚至硬生生咬出个洞来,有时还会撕扯掉对方的几片肉。海豹和袋鼬也是暴力交配的典范。

作为上世纪初的一位英国绅士,在目睹了呆萌可爱的阿德利企鹅的性行为之后,想必其内心一定是崩溃的(如此可爱的生物,怎么能干出此等龌龊之举)……

结果,为了保持企鹅纯真可爱的形象,当时的世人无缘得见他的笔记,因为上面是这样描写雄性阿德利企鹅的:它们六只或是更多的聚在小山上,像个流氓团队,它们不断用邪恶的行为惹怒同类。

这些“混混”雄性企鹅爬到受伤的雌性企鹅身上,其他的雄性让“父母眼睁睁”看着它们践踏其幼雏。一些幼雏备受凌辱并受伤,其他的被杀死。

所以,还是那句话,动物就是动物,请勿上纲上线,也请勿对号入座。

企鹅的OOXX竟然如此残暴:三观已毁

两个雄性帝企鹅正在交配。图源:Brocken Inaglory / CC BY-SA 3.0

去年秋,一段饱受争议的纪录片片段在某电视频道播出。这段视频中充满了血腥和暴力,在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记录了爱侣出轨、争风吃醋、惨烈决斗、黯然离去等情节。

包括《娱乐周刊》和《今日美国》在内的很多网站都对这段视频及它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的轰动进行了报道,认为它“令人震惊”、“令人不安”。推特上有人说:“这就是我不想谈恋爱的原因。”

企鹅的OOXX竟然如此残暴:三观已毁

 

企鹅的OOXX竟然如此残暴:三观已毁
原配偶(雄性麦哲伦企鹅)为争夺原有巢穴浑身是血,最终选择了放弃。图源:Elite Daily

(视频画面很血腥,想看完整版的请自行搜索)

这段视频并非由A&E电视频道或福克斯新闻频道播出,它其实是国家地理频道播出的一部野生动物纪录片,名为《破坏家庭的企鹅》(Homewrecking Penguin)。

视频的主人公是一段三角恋中的三只麦哲伦企鹅(Magellanic penguins)。一只雄企鹅捕鱼归来,发现他的伴侣和她的新男友一起住在他的巢穴里。两只雄企鹅尖叫着攻击对方,场面十分暴力,其中一只雄企鹅甚至失去了一只眼睛。

目睹了这一场殊死搏斗后,雌企鹅最后还是选择了她的新情人,抛弃了她原来的配偶。

推特上贾维·莫雷诺(Javi Moreno)说:“他(去捕鱼的时候)应该把她一起带到毛利岛去的。”

据《国家地理新闻》报道,成千上万的人在播出当天就看到了这段视频,它之所以能大受欢迎、引起轰动,是因为这段企鹅三角恋的荒谬和可笑:这难道真的只是企鹅的血腥故事吗?

回头看看人和企鹅关系的历史,这段视频其实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几个世纪以来,科学和社会风俗在不断发展变化,企鹅也在不断地给人们带来意外和震惊。

企鹅的OOXX竟然如此残暴:三观已毁
乔治·默里·列维克与一只阿德利企鹅。图源:Anotaciones al margen

企鹅的OOXX竟然如此残暴:三观已毁
列维克正在新地探险(the Terra Nova Expedition)的船甲板上处理一只企鹅的皮。图源:HERBERT PONTING/SCOTT POLAR RESEARCH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GETTY IMAGES

企鹅的OOXX竟然如此残暴:三观已毁
1910年12月28日,一只阿德利企鹅徘徊在南极罗斯属地(Ross Dependency)冰面上。图源:HERBERT PONTING/SCOTT POLAR RESEARCH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GETTY IMAGES

据我们所知,被企鹅震惊到的第一个人是一位名叫乔治·默里·列维克(George Murray Levick)的外科医生。在英国早期的南极考察工作中,列维克花了大量的空闲时间去观察生活在阿代尔角的阿德利企鹅(Adélie penguins)。后来,他发表了几篇论文,描述了阿德利企鹅“家庭和睦”的生活方式、习惯和特征。

列维克所著的《南极企鹅》(Antarctic Penguins)出版于1914年,他在其中一章的开头这样写道:“阿德利企鹅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时,就像是身着晚礼服、头脑聪明的小个子绅士。雪地上,他慢慢地向你走来,步态从容笃定,每个动作里都是满满的好奇心。”

但最终,企鹅给列维克留下的印象却颠覆了这段描写。阿代尔角的企鹅毕竟只是动物,它们对待性的态度和大多数人类并不相同。它们的某些性偏好令列维克十分愤慨,有时甚至会气到丢开所谓的科学客观性,他在早期的日记中写道,“那些情绪不受控制的企鹅,经常会露出它们的性器官(注:作者此处用语粗俗、不正式)。”

企鹅的OOXX竟然如此残暴:三观已毁
阿德利企鹅,列维克摄于1911年。图源: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公有领域

企鹅的OOXX竟然如此残暴:三观已毁
1911年4月1日,与乔治·默里·列维克同行的厨师托马斯·克利索尔德(Thomas Clissold)用绳子拴着一只帝企鹅。图源:HERBERT PONTING/SCOTT POLAR RESEARCH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GETTY IMAGES

他开始把这些没有配偶的雄企鹅称为“流氓”,描述他们的性行为:怒火中烧的他们会与受伤的雌性企鹅交配,与死了的企鹅交配,同性间交配,甚至偶尔还会用雪自慰。

1911年12月6日,列维克在目睹了企鹅的一场集体性行为后写道:“我今天又见识了一种令人震惊的堕落行径。对这些企鹅来说,似乎没有什么底线。”

企鹅的OOXX竟然如此残暴:三观已毁
1911年11月10日,列维克在阿代尔角所记录的动物学笔记里,用希腊文写的内容。图源:Why Evolution Is True

这一切让他觉得十分不安,他费尽心思不想让这些记录落入“单纯无知”人的手中。为了确保那些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的人不会读到这些惹人厌的部分,他专门用希腊文描写企鹅的性行为。

当他后来忘记了,才回头重新书写原来的观察日记,把希腊文版本贴到笔记本上。

列维克曾试过把这些笔记作为长篇论文的一部分发表,但编辑把所有的图都删掉了(幸好他们还保留了一些副本自用)。直到2012年,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鸟类学家才终于翻出了列维克的这篇《阿德利企鹅的性习惯》(Sexual Habits of the Adelie Penguin)。此时,科学研究已经成熟,可以发表这篇文章了。

企鹅的OOXX竟然如此残暴:三观已毁
跳岩企鹅(Rockhopper penguins)长得就像个坏男孩。图源:David Stanley / CC BY 2.0

企鹅的OOXX竟然如此残暴:三观已毁
雄性帽带企鹅伴侣罗伊和西罗。图源:J。 Carson Writes

与此同时,人类也越来越多地发现:企鹅完全不是我们原本以为的那个样子。2005年左右,人们的焦点落在了中央公园动物园里的两只雄性帽带企鹅(chinstrap penguins)身上,他们是罗伊(Roy)和西罗(Silo)。

1998年这两只企鹅就在一起了,是世界上无数同性企鹅夫夫中平凡的一对。他们远离雌性的陪伴,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后来,动物园的管理员发现他们找了一颗圆石头假装是企鹅蛋,就给了他们一个真正的蛋。这两只雄企鹅一起养育了一只名叫坦戈(Tango)的雌企鹅宝宝。到2004年他们最终分手前,这件事本来是不会在他们之外产生任何涟漪的。

但由于他们所在的位置(纽约是八卦的温床)以及这段感情发生的时间(当代同性恋权利激进主义运动的风口浪尖),这件事反而成了一件全国性的大事。安德鲁·沙利文(Andrew Sullivan)在《伦敦时报》上指出,这次分手“震惊了同性恋圈”。

几个月前,保守派还在说纪录片《帝企鹅日记》(March of the Penguins)是在颂扬传统的家庭价值观;如今,他们却开始指责这对前夫夫,用西罗的新配偶(一只雌企鹅)去诋毁他过去的这段同性关系。

《坦戈一家三口》(Tango Makes Three)这本图画书的主人公正是罗伊、西罗和他们的宝宝。美国图书馆协会指出,这是2000-2010年争议性排第四的书。

企鹅的OOXX竟然如此残暴:三观已毁
《坦戈一家三口》(Tango Makes Three)。图源:Amazon

到目前为止,同性企鹅伴侣的存在和以繁殖为目的的偶尔分离,仍然让全世界的人觉得愤怒。尽管有些科学家也被这些性丑闻震惊了,但其他科学家却能理解我们愤怒的来源。

华盛顿大学的企鹅专家博尔斯玛(Dr. P. Dee Boersma)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常和企鹅有同感,因为它们也是直立行走的社会性生物。

她还指出,许多企鹅在其他方面的确和人类的行为方式一样。许多企鹅在一起后,对彼此保持忠诚的时间可以长达很多年。

也许就是这些相似之处才让我们这么爱去关注企鹅。如果这些长得像我们、比我们更可爱的动物会作弊,会假装石头是蛋,会用雪自慰,那我们不禁要想,人类社交的表层之下到底隐藏着什么?“漂亮的钱恩”(Beautiful Chaine)在看完这段视频后发推特说,“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我可以和一只企鹅联系在一起”。


文章出处:新浪科技

收藏

查看全部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