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网总裁李学凌:在腾讯阴影下
  • Ruskin
  • 2011年08月09日 21:46
  • 0

李学凌和雷军

如果说丁磊是李学凌的贵人,雷军就是李学凌的天使。贵人在关键时刻提携一把,天使却永远都在。贵人后来相见不如怀念,天使带来阳光的同时也有阴影。

事实上,丁磊和李学凌在SARS期间的那次会面,就是雷军介绍的。早在1998年,他和李学凌就认识了。李学凌在中青报实习,写的第一篇报道就是关于金山的。以李学凌的采访和写作风格,“自从认识雷军之后,没有不骂他的时候,就没停过嘴”。

“他和大部分的媒体记者不一样。”雷军说,“他拒收所有车马费和(企业)稿酬。这不表示有什么了不起,但不多见,让我认为他有更大的目标和梦想。他又很固执自己的观点。他批评我们金山的产品不好,你怎么也说服不了。我们关系很好,但他照骂不误。他是一个有自己观点的人,而且不被任何东西所利诱。他还愿意琢磨,是个技术爱好者和发烧友。他批评我们的东西还是讲在了点子上,很有深度。”

早在2000年,李创办图片网站的时候就找过雷军,未果。现在,雷军决定投资100万美元(840万人民币),支持李学凌创业。就资金规模而言,迄今为止,这也是雷军手下数一数二的天使投资项目。

“我没有鼓动他创业。”雷军说,“我一般不鼓动任何人创业,因为创业太苦了。是李学凌在网易的时候老找我聊天,抱怨,觉得不得志。他那么想创业,再说网易两年的流量业绩也不错,我就支持他。”这时候,李学凌对于自己的能力也已经非常自信。“我的很多判断得到了验证,我的目标和产品规划也得到了验证。别忘了,我是写汇编语言出身的。做一个CTO还不够格,做CEO是够格了。”

李学凌有极其鲜明的产品思维。从早期的CFP、Lets Card到后来的网易部落,甚至后期的多玩魔兽专区、YY语聊软件,他每一次出手都是深挖用户需求的成果。很多时候,他扮演的角色既不是总编辑,也不是CEO,而是一个首席产品顾问。有人这么评价他:“这是一个懂内容、会去主动了解用户心理的人;这是个懂技术,知道怎么去做产品的人;这是一个有远见和能把握趋势的人;这同时也是知道怎么样控制成本和寻找商业机会的人。”

但是,在决定创业方向的时候,雷军和李学凌还是产生了分歧。

2005年初,雷军和李学凌一起去厦门参加蔡文胜举办的第一届站长大会。第二天,两人在酒店房间里聊了整整一天。经过网易部落一役,李学凌已经是Web2.0最狂热的吹鼓手之一,对UGC(用户产生内容)非常着迷。他想用UGC的方式重做媒体,坚持做RSS博客订阅。雷军觉得这个市场太小,“太虚,看不到钱的影子”。他说:“写博客的人不到5%,需要博客的人不到1%,我们做1%的市场干什么?从商业的角度,你得选肥的市场,舍小的市场。”

雷军主张做垂直门户,并且在房产、汽车、科技和游戏这四个方向里,他首选游戏资讯。雷军在金山已经做过多年游戏产品,对于这个市场相当了解。他认为,游戏厂商的利润最好,投放广告意愿最强,并且对于互联网的理解也最深,这是一群不用怎么说服就能投广告的客户。

最终,双方都做了妥协。2005年4月11日,多玩上线。这是一款游戏资讯产品。2005年9月11日,狗狗上线,这是一款RSS博客订阅产品。对于雷军来说,即便在业务战略不统一的情况下,他也愿意投资大笔的金钱,那是出于对创始人和大方向的判断。“李学凌是个志存高远又脚踏实地的人。他要做狗狗,可能把UGC理解窄了,但UGC是没问题的。”他说,“我从投资的第一天起,就有一个基本原则:只要一个正确的人在正确的大方向上,不做假账,不违法,就可以了。”

2005年8月,李学凌完成海外注册,在广州正式开始运营华多科技有限公司。他带了五六个网易时期的旧部,在天河骏景花园租了个民宅,买了服务器和带宽。不久,网易搬家之后,他又搬进了网易原广州本部的办公室。他坐在丁磊以前坐过的位置上,向所有人宣布说:未来是我们的,一起干一把吧。

但是,李学凌很快体会到了创业的艰难。这种艰难永无止境,6年来,它从未停止对这位创始人的挑战和折磨。

李学凌很快就明白,狗狗是没有前途的。狗狗上线不到半年,在2006年3月29日的博客文章中,李学凌就公开承认说:“(做狗狗)在选择带宽的时候做出了错误的选择……用户之间的交流还是太少了。”2007年6月,在达成相关协议后,李学凌将狗狗网域名转给迅雷运营“狗狗娱乐搜索”,而迅雷游戏频道将全部使用多玩网内容。

几年以后,李学凌如此解释这桩在公司内部被认为是“自宫”的交易:“狗狗的问题是创作者缺位,没有互动。你在狗狗订阅了博客,看完觉得好,还写了评论,但是博主不会理你的,因为这个内容是我们抓取来的,人家根本看不到你的评论。我们也使劲研究Readback技术,但是不行。这个循环成立不了,就没有互动,那么狗狗就不是互动社区,而是阅读工具,是单向传播。我不想做阅读工具。”

忙活了那么久,却跟当初狂热的Web2.0之梦背道而驰。李学凌坚持认为狗狗距离微博只有一步之遥,但它就和网易部落、Lets Card一样,成为了李学凌没能够跨越的刀锋。

实际上,在雷军的规划里,狗狗的寿终正寝不过是意料之中,而早于狗狗5个月上线的多玩才是公司的生命线。项目设立之初,雷军和李学凌就为多玩设立了一个小理想:如果能够花5年时间把多玩做到1亿美元的规模,就算100分。

在2005年,这几乎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中国的网络游戏产业全面爆发。5月,盛大上市,当时市值也不过才7亿美元。12月,九城上市,并推出《魔兽世界》游戏。巨人后来风靡全国的网络游戏《征途》开始公测。这算得上是中国游戏行业元年,在这个时候,多玩去做一个游戏资讯网站,而不是去开发挣大钱的网络游戏,这本身已经是个够冷门的选择了,还要5年做到1亿美元的规模。这样的目标,就连李学凌自己心里也没底。

“1亿美元是多少钱?相当于全中国每个人发一块钱啊。反正我没赚过这么多钱,很多公司熬不过这个门槛也都挂掉了。当时就想,每年做到2亿人民币的营收,30倍PE,4年下来就是8亿人民币,正好折合1亿美元。”

基本上,李学凌是在“鄙夷和同情的目光”中开始多玩项目的。就连李学凌的朋友、巨人游戏部门高管Eric也感到费解:“看得不是很懂。我们《征途》会赚钱,钱像雪片一般飞过来。他用媒体的方式赚钱,就是广告,也赚不到什么钱。当时的感觉就是这样。不过,当时只有一个17173,他们(多玩)倒是蹿得很快,还是很厉害的。”

然而,李学凌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他也压根不想回头。恰好相反,某种程度上,他甚至是怀着一种受挫的职业自尊心来做多玩的。“回想网易的历史,我觉得垂直门户的模式可以成功。如何证明这个模式可以成功?我做出1个亿美元,不就证明了吗?当初如果4个频道都做,那不就是4亿美元吗?我无论如何也要做,我敢做。我才不是指指点点的评论家。”

李学凌的复杂心态,雷军看在眼里。雷军形容李学凌“志存高远,脚踏实地”,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在中国互联网界,出生于1969年的雷军年纪不算大,但资格老,是个骨灰级人物。十几年间,他把金山从应用软件拓展到实用软件、互联网安全软件和网络游戏领域,彻底完成了金山向互联网企业的转型。他还成了一个天使投资人。短短不到5年,雷军投资的项目屡屡“中标”。从UCWeb、拉卡啦、凡客到乐淘,全都是新一轮的互联网热门公司。用王冉的话说,“全中国都是雷军的试验田”。

雷军很清楚李学凌的创业前景。“狗狗跟我预见的差不多。我也知道多玩大概做得最出色也就是1亿美元的规模。”言下之意,即便做到了1亿美元,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怎么算大,怎么又算小?他曾经对凡客创始人陈年说:“如果太阳从西边出来,我希望你做到10亿美元。如果做不到,不要来找我,你可以出去了。”

雷军是在为李学凌破例吗?雷军的回答是:“2005年,我也不知道我的判断是对是错。通常我做判断的胜率比较高,那只是因为我做判断的机会比较多。我做企业20几年,成功经验没有,失败教训倒是一把一把的。企业家都是在错误中成长起来的。如果我当时就知道对错,我就不是天使,我成神了。”

李学凌的回答是:“雷军和我一样,都是不求速胜的人。我们都是吃草长大的人,不是吃奶长大的人。”创业6年,什么他没见过:战略判断失误、融资失败、团队出走、技术瓶颈、被竞争对手恶意攻击以至于闹上法庭、甚至多达2.5亿美元的重金收购……久而久之,李学凌年纪轻轻,倒很有些见怪不怪的老练。“我这辈子就是要在江上放烟花。”他不希望YY比烟花更寂寞。

李学凌和YY

李学凌在新浪微博上的认证原因是“多玩游戏CEO”,个人简介却是“YY英语、音乐、越野、演艺、寓言”。创业之初的双子星座已经熄灭了一颗,成败就看多玩。

李学凌和雷军一样,相当勤奋,自律甚严。这样的人心无旁骛,并且事必躬亲,一旦认准目标,绝少再反复权衡,而是全力以赴。李学凌在CFP创业时候的工作方法(和程序员一起讨论程序架构和网站流程)一直保留到了现在。做多玩的时候,他每天时间花得最多的地方不是销售收入,也不是团队管理,而是产品界面和用户体验。每一个按钮要有多大,为什么要这么大,为什么要摆在这个位置。他甚至拿着尺子跟美工比划,以证明他说的都是对的:这个图案的确少了一个像素。

在亲力亲为的同时,李学凌也建立了一个有战斗色彩的工作习惯:为自己找一个假想敌。当年,他曾经老老实实地跟陈彤承认说,答应去网易就是为了想要打败新浪。创办多玩,他的假想敌是2003年被搜狐以2300万美元收购的游戏门户网站17173。他打算给自己3年时间,在流量上超过它。

“我喜欢这种单寡头的市场。”李有一种逆向思考,“以前在门户,都是多寡头市场,战斗力和结构都很成熟了,后来者机会不大。但是像这种只有一个老大的行业就不一样了。老大觉得尘埃落定,走了很多年,放松了,也疲惫了,往往就有机会了。别人恐惧我贪婪,别人贪婪我恐惧。”

整体来说,李学凌做多玩的战斗逻辑和后来做YY的时候如出一辙:集中优势兵力,单点突破,完成诺曼底登陆。当时,17173有200多个游戏专区,难免平均用力。多玩只有最火爆的《魔兽世界》一个专区,可以全线压上。17173从200名员工中分拨4-5名编辑来负责魔兽专区,这已经叫做大投入了。多玩则在魔兽专区投入了15-20名员工,其中一半都是技术人员。在用户体验上,多玩和17173也很不一样。玩家在17173的网页上只能看到可有可无的新闻,在多玩的魔兽专区里却能看到魔兽数据库,里面有用DKP算团队的贡献。此外,围绕魔兽专区,多玩还建立了著名的公会系统,有效地抓取草根网民用户。

不到一年,多玩的浏览量超过了17173浏览量的三分之一。一年多以后,多玩的草根用户达到1000万名。这时候,多玩开始和完美时空旗下游戏合作,开辟第二个游戏专区。三年之后,2008年,多玩在Alexa排名超越17173,成为国内游戏门户网站No.1。

但是,与此不相匹配的是,多玩网的影响力及游戏厂商对其的重视度远不及17173甚至综合门户网站的游戏频道。数据显示,多玩网2009年多个月份广告收入平均在120万元左右,连网游行业广告投放媒体的前五都进不了。2008年网游市场收入18亿到27亿元,据估算,其中多玩网仅为2000万元。

显然,2008年,李学凌尚未得到业界的认可,也没有得到广告客户的认可,甚至都没有得到团队的一致认可。“我答应了弟兄们5年1个亿美元,现在3年过去了,我总不能又挥挥手,说,来吧,再跟我一块儿饿两年肚子。”

雷军再一次为李学凌带来了转机。

2007年5月,雷军接到了周鸿祎的一个电话。周接触到一家做游戏语音的公司,但是看不太明白,请雷军帮忙看看。这是一款名为iSpeak的在线群聊语音产品,当时同时在线人数不过一二千人。雷军看了很久,很犹豫。此前,他投资过不下五次即时通讯产品,都没能成功。最终,雷军仍然决定投资iSpeak。他有三个理由:第一,有Skype的成功先例;第二,语音是比文本更有效的沟通工具;第三,游戏语音一旦做好了,可以不止为游戏服务,能够做很多垂直门户应用。雷希望李学凌一起投资。

李拒绝了雷军的共同投资建议。他一度认为iSpeak毫无价值。2007年底,雷军和周鸿祎都投资了iSpeak(后来金山以800万美元收购iSpeak 30%的股份)。很快,iSpeak的同时在线人数超过了5万。李学凌急了。他改变了想法:游戏语音可能成为完成“1亿美元”梦想的新动力。2007年9月,多玩开始开发同类产品YY语音。这期间,李学凌曾打算收购iSpeak,但价格已是当初的20倍。

“唉。”雷军叹了一口气,“这是让我很郁闷的一件事情。学凌有一个记者的毛病,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大家都嘴巴太厉害,说话太损。6个月前他觉得没价值,把人家羞辱的,6个月后又来买,这是不是挺难的一件事?”

像当年模仿17173一样,李的速度也不慢。2008年7月28日,YY语音测试版上线。雷军身为这两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成了夹心人。雷军被两家公司的CEO连环投诉“都快被搞疯了”。很快,雷军选择退出iSpeak董事会。冲突的解决近于荒唐。2009年11月26日,iSpeak运营方上海勤和公司副总裁冯希因为涉嫌恶意攻击多玩网,被法院判处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获刑6个月。这时候,YY语音的最高同时在线人数已经过百万。眼看着,一个由iSpeak所验证的巨大的业务前景,要被竞争对手YY做成了。

虽然有惊无险,但李学凌也出了一身冷汗。不仅有外患,还有内忧。

2008年春天,李学凌创业三周年,团队发生了第一次大规模出走事件。他在网易的老同事、多玩游戏总经理张云帆带着10名骨干员工集体辞职,并且北上北京,创立了一家和多玩网同性质的公司178游戏网。这对李学凌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YY语音正在测试,核心团队却集体流失。他缓解痛苦的方式就是通宵打游戏,不管是CS机还是红白机,总归打到天亮为止。每一个夜晚都比白天更加漫长,但他试图以此逃避就快让他窒息的巨大压力。

当时,李学凌主打YY语音,需要更多、更好的技术人才。2008年,他的月薪是4000元,全公司最高的月薪是9000元。但是,以市场行情来说,要招到他需要的人,至少要花1万9。收入上的巨大落差立即在公司内部引起反弹,以至于李学凌在3年之后都承认说,自己创业以来最大的困惑就是分配的困惑。“你要让下面人活得好,但你又不能不负责任地给他们画大饼。这个平衡很难掌握。”

几年之后,李学凌把这次事件的核心原因总结为“理想打不过馒头”。他说:“他(张云帆)在那几年帮了我很多,又是我特别喜欢的那种聪明人。但是,在某个阶段,当人家要吃这个馒头的时候,你用理想是挡不住的。很久之后我才坦然了,我知道,对于一个创业的队伍,这一点如果不能达成一致,早散早好。”

不过,在雷军看来,这次事件并非完全由利益关系引起。它看似偶然,背后却有李学凌身上深刻的性格缺陷。

“你找到一帮人一起创业,为什么干了两三年人家会离开?这是个标准问题,很多创业公司都在发生。李学凌带着以前的子弟兵一起创业,他给了人家很高的预期,但是从内心深处,他认为人家还是打工的。等到小弟长大了,不想再做小弟的时候,他还把人家当小弟。你忽悠人家同仁创业,可是在处理具体事情的时候,又把人家当小弟。这和利益无关,和感受有关。”

李学凌自己也承认,他是一个“巴顿将军”。在战场上,这样的人犹如一往无前的推土机一般隆隆开过。他们原则性强,不容易妥协,又往往效率优先,追求利益最大化。他们非常简单,眼睛里只有真理,没有政治,但是正因为如此,他们也难以理解别人的感受和自尊心,往往很难配合团队工作。

但李恐怕不愿意承认这是“性格缺陷”。他只是说,经此一役,自己已经学到了很多。目前,他和两位继任高管曹津、赵斌配合得不错。这二位都是美国海归,早已财务自由,也不存在“馒头和理想打架”的问题。

2009年4月,华多科技有限公司召开董事会,把公司业务分为三个独立的事业部:内容资讯、游戏运营和YY语音客户端。这三个事业部分别独立核算,由不同的主管全权管理,甚至连办公都不在同一楼层。作为公司创始人和CEO,李学凌的主管项目从多玩变为YY语音。分拆之后,李学凌曾经明确告诉多玩游戏资讯部门的主管:“以后不要向我汇报。你爱向谁汇报向谁汇报。”

广告

照雷军的说法,自从2008年7月发布了YY语音测试版之后,多玩的面貌就焕然一新了。当时,全公司60名左右技术人员,就有十名被抽调来做YY的研发。以前做狗狗和多玩的时候,公司购买带宽都是以5M为单位,最多10M为单位地买,做YY的时候,第一次就购买了50M的带宽,并且以后都以G为单位购买。有消息说,每年花在YY这一个项目上的资金就上亿。

目前,多玩网称YY语音已经有超过70%的用户来自非游戏领域,有远程教育培训,有会议直播,甚至还有预期中的明星演唱会。当初雷军设想的垂直应用的前景越来越明朗。李学凌觉得,他隐隐约约触摸到了互联网下一个十年的边缘。他一直认为,在网易部落和Lets Card上,他曾经有机会超越一个时代(尽管看上去似是而非)。这一次,他又认为自己有机会借YY语音灵魂附体,以语音沟通的方式超越Facebook。

李学凌和钱

1.5亿美元现金+40%的股份,卖还是不卖?

多年来,让李学凌比较宽慰的事情是,他在资本市场上一直是被充分认可的。

从CFP时代起,他就算是个融资高手。2000年,在互联网泡沫来袭前夕,他通过朋友介绍融到了第一笔钱。2003年,李学凌曾经有机会把CFP卖给新浪。他见过了茅道临和曹国伟,还常常在新东方的英语课堂上跑出来接电话,侃价钱一侃就是半个钟头。因为价钱原因,这桩交易没成。

二次创业之后,有了雷军的背书和人脉,李学凌迄今为止已经前后进行了5轮融资。2005年,第1轮,公司员工五六人,来自雷军的天使投资100万美元,用于启动公司业务。2007年,第2轮,员工30多人,来自晨兴创投的400万美元,用于发展多玩业务。2008年8月,第3轮,员工170多人,来自迪斯尼旗下投资机构Steamboat的600万美元,用于发展YY语音业务。2009年12月,第4轮,1200万美元,GGV 投资,用于YY语音业务。2011年1月,第5轮,员工700多人,来自老虎基金的1亿美元,用于YY语音业务。

李学凌感慨,“融资这个东西真是厉害。它是一个坐标系,在不断地表明市场对你认可的价格,而且更简单、更客观。一旦融资成功,就是说,聪明人已经看明白你的价值了。这件事虽然不是那么快,但是能看到你每年一点点的进步。人只要有希望、有进步,就能够好很多。”

“有时候,连公司老大都绝望了,实际上,这个公司可能已经进入爆发的前夕。财报上每季度亏损6000万美元,你觉得死不死?没见过市面的人是看不懂的。优酷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假如它没有被市场认可到60亿美元,相信古永锵也不会相信自己的公司值这么多钱,大概10亿美元他会信,60亿不敢信。”

那么,按照资本市场的标价,作为一家未上市、经历5轮融资的创业公司,李学凌和他的业务、团队价值几何?雷军算了一笔账。

“学凌融了超过1亿美元,他已经拿了金砖,进了10亿美元市值俱乐部。一旦IPO成功,一定是TOP10级别的公司。你算算看,今天市值稳定在10亿美元以上的中国公司有几家?不会超过十六七家。”

“如果一家公司在5年之后的市值是10亿美元,假设5年零风险,那么它现在值多少钱?美国国债的利息是3%,连续5年的3%复利,所以你今天一开价市值就是8.6亿美元。”

有了这笔账,很容易就能明白,为什么李学凌曾经有两次机会卖掉公司,套现大量现金,他都没卖。

2008年初,刚刚上市的巨人网络提出全资收购多玩,作价5000万美元。曾经对多玩“看得不是很懂的”Eric是当年收购事件的谈判者和当事人。因为这件事情,他和李学凌成了朋友。3年之后,他坐在李学凌对面,身边是新泡的普洱茶和缓慢流淌的珠江水。他们共同回忆起这桩往事,算是复了一次盘。

“巨人跟多玩是非常不一样的动物。”Eric说,“巨人非常专注,游戏非常开阔,2008年上了市,钱哗啦哗啦进来,但心里总是有恐惧,觉得我们只会玩这个东西,其它东西怎么办。我们对业界了解得比较少,就想做一个游戏的宣传平台,可以把产品放到平台上宣传。我们开始锁定,第一个17173不可能,第二个就是多玩了。我们出了5000万美金。他们那时候赚的钱也不多,其实5000万美金相对PE来讲已经不少了。不过,听说他们连考虑都没考虑。后来,我们就转投了51.com。”

“当时的确考虑得比较少。”李学凌点点头。

“但是我想当时5000万美元买30%应该是没问题的。”

“超愿意。30%可能有点问题,少一点肯定可以。”

“我们当时想的是,投了人家,人家就会有我们的烙印,还不如全部拿下好了。”

“我当时想,08年公司还在早期,1亿美元的目标还没达到,这口气还在,还可以再走一程。而且,那时候公司已经开始做YY了。倾全力一战,战必胜,败了就把我干掉。”

“一般人都没有这种勇气。”

“你来找我的时候,我其实是最痛苦的。第一,我们做到很大了,营业额也一直在涨,但是没有得到相应的认可。第二,这玩意儿再做5年还是一个1亿美元的公司。今天我不卖,以后这1亿美元的天花板就压在我头上了。1亿美元以前是我的梦想,后来就变成我的玻璃天花板了。我得解决这个问题。怎么解决?能不能解决?虽然有了YY,但YY都不赚钱,谁也不知道这会是个什么东西。”

接下来的时间里,YY语音不负重望,连续两年零7个月,完成周对周3%的复合增长。于是,2010年3月,李学凌收到了一个新的出价:1.5亿美元现金收购公司,之后以Double的方式返还创始人股票。有人猜测说,如此大的交易额度,如此多的现金,全中国能出得起这个价钱的只有盛大或腾讯。李学凌一边喝茶,一边聊天,他拒绝证实或者证伪这个揣测。不过,这一次未成的交易,条件之优厚,连Eric都感到惊讶。

“1.5亿美元把公司买走,然后40%的股份还给我。你知道这个交易的核心是什么吗?我把公司卖了,股票还涨了一倍。”

“这可以卖了。”

“好得不能再好了。我全团队的人,他们可能稍微差一点,但也是现金入袋,股票还你。”

“但是投资者,像雷军,股票就不还了吧?”

“这时候我跟雷军也是对立面了。我们是商量了,但是已经很难把屁股坐得正了。”

“利字当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算盘。”

“我还不能跟团队商量。我一说出去,全乱了。”

这就是电影《教父》里所谓“不能拒绝的条件”。李学凌考虑了整整12天。这12天里,他白天照常开车上班,晚上回到家就上网,然后熬通宵,想心事。

他去问雷军。雷军的意见是不要卖。“不过,他没办法说服我。他有什么理由说服我呢?我Double了,有两倍钱,我干嘛不卖啊。卖完还能继续干。投资人是这样的,大不了得罪了。说难听点,拿了钱一辈子再也不见面,我为了钱背信弃义了,就这样。”

他去问他老婆。他老婆根本不相信真有其事。“我问她,我们家要是有3000万美元,你觉得怎么样?我老婆说,我看你不就是一个月挣上一两万的上班族吗,没见过你有什么钱,别瞎吹牛,我不爱听。”

问来问去,他也只能问他自己。2010年3月4日凌晨12点51分,李学凌发了一条微博:“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条微博几乎没有引起任何人的任何注意。没有人知道,这位博主正在为上亿美元作天人交战的真人秀。

其实,最让李学凌纠结的是团队的态度。经历过上一次团队出走事件之后,他在处理利益分配问题的时候尤其敏感谨慎。如果团队说卖,他说不卖,他立刻就将成为团队的敌人。“兄弟们会说,我跟你不就是为了买车嘛,我跟你干不就是为了一个房子嘛,今天我就有了,我的股票一分不少,我何乐而不为呢?不是每个人都生活无忧了,不是每个人都富到不在乎这点钱了。如果大家不同意,我没办法干任何事,我等于是公民窃贼,窃取了大家的财富啊。”

12天之后,李学凌召集十几位公司高管开会。可是,当每一个人都在桌子边坐定的时候,李学凌的喉头一阵发干。他开始讲话。

“我考虑了12天,最后觉得:第一,我们现在的董事会非常好。在业界,一个公司能碰到这样的董事会的概率不高,我比较珍惜。第二,在整个董事会中,我们还能把控这个企业向何处去。以能够把握企业的命运和现金来比较,我觉得把握这个企业的命运更重要。我们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大家能赚很多钱。但是,我最后要说,我们是不是愿意把控命运,继续把这个公司做成一个这一辈子很少有的机会?你知道,成功是要机遇的,这个机会不是你有钱就能买得到的,不是今天有了钱明天再干就有机会的。我们愿意不愿意去赌我们把这件事做成?团队内部投票,卖还是不卖。”

沉默。

李学凌听到一个声音:“老大你先举手。”

李学凌举手,说:“不卖。”

“不卖。”

“不卖。”

“不卖。”

……

全票通过。不卖。

李学凌哭了。在他的记忆里,这是创业以来第二次哭。上一次是2008年春天,团队出走,即将推出的YY语聊软件又老是出问题。问题很严重,不是卡音,就是话速整个延迟了两秒。对于一个即时通讯产品来说,这种产品质量面临着整体项目搁浅的危险。有一天晚上,李学凌一个人在家对着电脑测试产品,又卡了,又延迟了,又卡,又延迟……李学凌摔了东西,大哭了一场。

这一次哭和上一次不同。李学凌站起来,对所有人说:

“刚才,肯定有人碍于面子,不好意思不举手了。但是,不管你是碍于面子还是怎样,只要你最终举了手,就是真的支持了我。我一定要把这个公司带到一个别人的梦想未曾到达的地方。”(文/创业家)


文章纠错

  • 好文点赞
  • 水文反对

此文章为快科技原创文章,快科技网站保留文章图片及文字内容版权,如需转载此文章请注明出处:快科技

观点发布 网站评论、账号管理说明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0条评论
相关报道

最热文章排行查看排行详情

邮件订阅

评论0 | 点赞0| 分享0 |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