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汽车>文章详情
灵与肉的飞驰
  • Zhengogo
  • |
  • 2019年02月05日 15:13

“限速”对德国人来说是非常敏感的字眼。如果高速公路上出现限速标牌,那不仅意味着驾驶员被剥夺了飞驰带来的感官刺激,甚至灵魂都受到禁锢,恶劣程度堪比丧失人权。

.

ING银行法兰克福分部的首席经济学家Carsten Brzeski表示,限速在德国的老大难程度相当于在美国控枪,“一些强力游说团队反对限速,没有哪个政客敢轻易触碰此议题,其尴尬程度堪比美国控枪。”

德国人不理解美国人为什么宁死不控枪;同样地,外国人也不理解德国人为什么情愿化为齑粉也不限速。德国有三分之二的高速路段不限速,把地板踩穿时速飙到250公里是合法的。

德国警察工会的Michael Mertens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指出,时速超过200公里后车辆很难掌控,一旦发生意外结局只有一个。

.

但即便如此德国驾驶员也非常反感限速。全德汽车俱乐部(ADAC)是欧洲最大的驾驶员俱乐部,拥有两千多万会员,涵盖德国四分之一人口。他们的口号是“自由人享自由之旅”,自冷战时代起就对政府的僭越企图十分警惕。因此,限速不是一个简单的交通管理议题,它有深厚的历史遗存,长期以来一直是德国社会不可触碰的禁忌话题。

同时汽车厂商也在背后兴风作浪。以保时捷/大众、BMW、奔驰为首的车厂大概以为,飞奔在不限速道路上的德国汽车是优质产品的标志,竖立这种形象有助于拓展海外销售。有中/美旅行团不远万里来德国就是为了体验车辆的最高表速,这只有在德国的高速公路上才能做到。

杜伊斯堡·埃森大学的学者Ferdinand Dudenhoeffer以前在保时捷当经理,曾见证无数美国人把保时捷买回去,跑在限速55迈(55英里/小时)的家乡道路上:

“美国人认为没有枪就没有自由,德国有关限速的迷思同样荒谬。”

德国绿党首脑Cem Oezdemir对此表示认同,他认为德国人在此议题上无理智可言:“在某些德国人看来,限速就好比让他们计划生育。”

最近此议题又被拿出来热炒,因为德国政府发现它许诺的碳排放指标可能无法办到。

巴黎气候协定规定德国到2020年需将碳排放总量削减到1990年的六成,而德国机动车的碳排放量这几年不仅没有下降,反较2010年增长6%。

德意志联邦环保署做了一个测算,如果将德国道路最高车速限制在75迈(120公里),机动车碳排放就能下降九个百分点,即每年减少300万吨碳排放。

连车祸都无法动摇德国人的地板油信念,虚无飘渺的碳排放自然也无法办到。

03年7月在卡尔斯鲁厄到法兰克福的5号高速路上曾发生一起惨烈车祸,奔驰车厂的试车员在下班时间段以217公里的时速紧跟一辆起亚A级车试图将后者驱离道路,导致后者惊慌失控,21岁的单亲妈妈与两岁的幼女一同丧生。

此案最终以试车员遭开除并入狱一年了结,主审该案的法官在庭审期间未能对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板油权利表现出敬畏之情,竟然收到死亡威胁。

现在默克尔政府也知难而退,总理发言人Steffen Seibert表示有更好的法子控制碳排放总量,“政府无意设立道路时速最高上限。”

.

.

.

.

纠错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0条评论
相关阅读
    • 0
    • 0
    • 分享